5登春晚,爆火后献身恩师遭强制堕胎的女歌手,如今选择让人泪目

5登春晚,爆火后献身恩师遭强制堕胎的女歌手,如今选择让人泪目原创作者不易,感谢您的支持。你会对一个严重伤害过你,毁掉你一

5登春晚,爆火后献身恩师遭强制堕胎的女歌手,如今选择让人泪目

原创作者不易,感谢您的支持。

你会对一个严重伤害过你,毁掉你一生,甚至差点夺去你生命的人,说句原谅吗?

对无数个人来说,是不容易做到。

但斯琴格日乐做到了。

01

2018年,臧天朔进入弥留阶段。

现代医学用尽了一切抢救手段,都只是徒劳。

疾病不会因为你是名人,你有多少财富而网开一面。

9月18日,已经连续多天未能正常进食,尿困难,胆汁排出量少,精神不好,嗜睡,说胡话,已发展成肝性脑病的臧天朔剧烈疼痛,打滚。

注射半支吗啡后入睡,逐渐昏睡,不认识人,呼吸急促、手腕脉搏消失,吐气发出呻吟声。

离世半小时前,吐气无呻吟声,有水声,吸气很轻,呼气重。

离世15分钟前,颈部脉搏停止,吸进最后半口气,手臂动脉快速跳动,大约3秒后停止。

2018年9月28 日凌晨4点56分,著名音乐人臧天朔因患肝癌在北京302 医院吐出最后1口气,带血。

终年 54 岁。

最后因肝性脑病离开了人世间,临终前,那个一生珍视友情的臧天朔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却拒绝探视。

甚至删除了手机里所有朋友的联系方式,我想他也许不想给朋友添麻烦。

唯独聊起妻子和徒弟斯琴格日乐,总是很后悔。

是了,对于臧天朔,不少人对他的性格,评价两极分化。

被骂最多得,就是关于他“欺负”爱徒,毁掉斯琴格日乐的桩桩件件。

他们的爱恨情仇,比以前的话本子还曲折。

先简单介绍一下斯琴格日乐,她作为一个能够将民族和流行音乐结合的非常完美,且唱腔独特,并精通多种乐器的力量型民族女歌手。

她的存在是极其有意义的。

为什么?

首先,华人民族女歌手后来渐渐被垄断了,从周杰伦开始,歌坛大势倾向于创作型歌手。

下面菀儿对歌手做一个分级,个人浅见如有错误,那就是你对,按你说的来。

一般歌手:有自己的特色,经过修音师处理后可以拿出来卖钱,这种现在的趋势是很多的,尤其是在短视频音乐泛滥的当下。

但是这种歌手也有弊端,她再火也唱不了现场,清唱会惨不忍睹,网上很多一般歌手在跟比较强势的歌手同台片段,次次被秒成渣。

流行歌手:这个群体基本功扎实,一般来讲,自己的歌非常熟练,现场清唱发挥比较稳定, 大多数歌手都在这个级别了。

一流歌手:稳的很,基本只要听过,练习过都很流畅,悦耳。

顶级歌手:这个群体人数就很少了,比如李宗盛、周华健、张学友等成名已久的实力派人物,人家不仅唱的好,对于每个歌曲,每个作品的唱腔,理解也是不错的,属于神仙队。

但上面几个,是没有办法进入国家队的。

歌坛大势倾向于创作型歌手,但国家队更青睐于民族唱腔,尤其是民族、通俗两种唱法融为一体的跨界演唱风格歌唱家。

在国内只有民族歌手才能称为“歌唱家”,而从不称通俗歌手为歌唱家。

这就是区别。

而斯琴格日乐,绝对是一个能挺近国家队的好苗子。

02

斯琴格日乐出生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的一栋家属楼,父亲是军分区的保密员。

然而,他的父亲因为成分不好,妻子受到了牵连,全家被下放到了偏僻的穷乡僻壤。

生活的艰辛和环境的恶劣并没有动摇斯琴格日乐内心的热情和梦想。

斯琴格日乐的小时候过得艰辛而艰苦,但她对舞蹈的热爱让他克服了一切困难。

在那个贫困的乡村,没有专业的舞蹈教练,也没有舞蹈室或舞台。

但斯琴格日乐并没有因此放弃他的梦想,她把家中的一间小屋改造成了舞蹈室。

小屋的地面上铺着简陋的稻草垫子,墙上贴着一些从报纸上撕下来的舞蹈照片。

斯琴格日乐每天下午放学后,会来到这个小屋,穿上自己用旧布料做成的舞蹈服,开始他的训练。

那个小屋的窗户紧闭着,只有一丝微弱的阳光透过木板的缝隙射入室内。

斯琴格日乐借着这微弱的光线,将自己投入到舞蹈的世界中。

她开始演练基础的舞蹈动作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,不断调整每个动作的角度和力度。

没有镜子可以让她观察自己的动作,只能通过感受自己的身体和肌肉的运动,努力追求每一个动作的完美。

舞蹈是一门需要耐心和毅力的艺术,斯琴格日乐深知这一点。

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,双腿的颤抖,没有让这个小丫头停下来。

她的梦想如同一束火焰,在黑暗的小屋里燃烧着,驱散了一切艰辛和困难。

在乌鸦的圈子里,长得太美,也是会被讥笑的。

斯琴格日乐的舞蹈练习,时常被会被他人的责骂和嘲笑所打扰。

那些讽刺的眼光,嘲讽的神情,刻在斯琴格日乐脑海中,他们曾多次劝她放弃舞蹈,告诉她这样只会让她变得更加贫穷和辛苦。

但斯琴格日乐始终坚信,只有通过舞蹈,她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价值和意义。

尽管身处贫困的乡村,没有专业的指导和资源,斯琴格日乐却用自己的执着和努力,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舞蹈世界。

那贫瘠的土地,仿佛也因她的存在而焕发出了生机。

小时候的艰辛练习成为了斯琴格日乐后来成功的基石,她的舞蹈天赋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可。

再长大一点,成为舞蹈家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。

13岁进入内蒙古艺术学院,随后进入民族歌舞团,毕业后被分配到呼和浩特市民族歌舞团任舞蹈演员。

5年的专业训练,优异的成绩,惊人的天赋,看上去似乎十分美好,但斯琴格日乐却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滑铁卢。

本该被领导,被舞团重用的她,因为不懂人情世故屡次坐冷板凳,领导压根儿就不待见她。

也是因为很多舞蹈机会都轮不上她,斯琴格日乐才动起了唱歌的心思。

这是理由之一。

另一个推着斯琴格日乐走上音乐道路的原因,是她的恋爱脑。

当时,斯琴格日乐爱上了一个男孩,男孩有一个乐队梦想。

03

男孩征服了斯琴格日乐,那时的乐团也不让她唱歌,也不让她跳舞,索性斯琴格日乐就放飞自我,开始恋爱。

当时初恋男友是弹吉他的,斯琴格日乐为了能和心上人双宿双飞,就去学起了贝斯。

那年, 22 岁的斯琴格日乐,带着一副孤胆和一把普通的琴,带着炽热的音乐梦,放弃了舞蹈事业,放弃了老家相对稳定的生活。

和男友一起去往深圳打拼。

跟着男友,斯琴格日乐走南闯北,跟一群爱好音乐的人打成一团。

随后和男友一起组建了苍鹰乐队。

那时的斯琴格日乐的标签还是刁蛮任性,情绪经常失控,总是一路哭闹,会因为各种琐事对男友大打出手。

但甭管如何,这小姑娘的三观还是没问题的。

当年乐队其他三位成员全部染上毒瘾,是她以一己之力撑起了乐团,不顾所有人的反对,将三个大老爷们带回家乡强行戒毒。

但这个乐队最后也没什么好下场就是了,因为长期消失戒毒的这段时间,乐队复出遇到很多困难。

最严峻的挑战呢,就是刚开始能接很多工作和演出的乐队,一下子没活儿干的。

他们消失的这段时间有无数比他们年轻,比他们更火的后辈们出现,雇佣后辈的佣金还少。

没有活动资金,也没有登台机会的乐团不欢而散。

这俗话说的好,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就像是一盘沙,都不用风吹,随便走两步就散了。

格日乐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,除了日常花销,还要帮着男友堵窟窿,因为男友将身边所有的人都借遍了钱。

被追债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,这种日子让她崩溃,她甚至害怕见人,渐渐地这份温暖,和不加思考的原谅,产生了一些裂变。

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的斯琴格日乐和男友每天被柴米油盐摧残着,最后一拍两散分手的导火索,是因为一把吉他。

赌桌上的男友杀红了眼睛,为了所谓的翻本,将斯琴格日乐10000多块钱买的吉他,600块抵押给了别人。

“我对他彻底失望了,我觉得琴对于我们来说,真的是比天都还重要。”

那天斯琴格日乐的心都碎了,13年的恋情,终于画上句号。

更让斯琴格日乐难以理解的是,分手之后,与自己相恋13年的男友仅用了一个月就结婚了。

就纳闷儿了,两个人相恋了13年,他一个月就结婚了,这个有点太不可思议了。

——斯琴格日乐采访

别说,离开前男友这个烂摊子之后,斯琴格日乐的命运终于柳暗花明。

1998年应邀担任“超载”乐队客座贝斯手。

1998年赴菲演出,之后乐队解散,并从此开始了在酒吧的演出。

1999年,她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贵人臧天朔,恩师臧天朔教她本事,给她机会,替她打点好乐坛道路。

是臧天朔,在人鱼混杂的酒吧拯救了破罐子破摔的斯琴格日乐。

是他,开拓了斯琴格日乐的明星生涯,带她三次登台央视春晚,成为了首屈一指的名族女歌手。

也是他,以一己之力毁掉了这个本该大红大紫的好苗子。

04

他们的初遇,在一家规模不大,甚至有点乌烟瘴气的小酒吧。

娱乐圈现在都讲人设,把自己塑造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越是完美越容易崩塌。

臧天朔这人就有意思了,他的人设是“长了一个好脑子,生的一副好嗓子,浑身的艺术细胞却掩盖不住满身的狗脾气。”

所谓成也“朋友”,败也“朋友”,大哥的人生中逃不开“朋友”。

6岁学琴,17岁打工,19岁组乐队,20岁创造了火遍大江南北的《心的祈祷》。

与其说是一个明星,不如说臧天朔是一个大哥。

在圈里,他有很多朋友,他外表粗犷,内心细腻,对待朋友特别讲义气。

甚至为了兄弟情,屡次在法律的底线边缘横跳。

大哥还有一点好,就是求贤若渴,甭管你来自天南海北,也甭管你出身怎样,只要你有本事,有才华,他是真给你资源。

那晚,那夜,酒过三巡的臧天朔踉跄着脚步走进酒吧,越过人海,目光锁死了台上抱着贝斯的斯琴格日乐。

嘈杂瞬间消失了个无影无踪,耳边只剩下了女孩的诉说与声线。

他被她打动了,不止是声音。

1999年,斯琴格日乐加入\”臧天朔乐队\”担任贝斯手。

臧天朔很疼爱这个徒弟,在全国各地演出时永远带在身边,甚至给予她能够演唱自己创作的歌曲《故乡》的机会。

斯琴格日乐也很争气,靠着这首歌受到热烈欢迎。

恩师臧天朔对斯琴格日乐的偏爱,体现在方方面面。

费尽心思邀请了600名\”刘三姐\”,重新编曲《山歌好比春江水》,赴南宁参加首届广西南宁国际民歌节。

站在身边的,只有斯琴格日乐。

带着她签约正大国际音乐制作中心,从0开始教起,让斯琴格日乐成为一个自己作词、作曲、演唱的女音乐人。

咱就说,本身斯琴格日乐的嗓音条件和才华就属于老天爷赏饭吃,再加上臧天朔把资源给喂到嘴边。

他太懂怎么去捧红一个新人了。

2000年11月,在臧天朔的《山歌好比春江水》光环加持,与亲手帮扶下,斯琴格日乐发行专辑《新世纪》。

创造了大陆乐坛的一个神话,一举横扫了当年所有的最佳新人奖,以特有的高亢嗓音、创作才华、蒙族文化底蕴奠定了“中国女性摇滚第一人”的绝对地位。

圈重点,就目前来看,斯琴格日乐的这个地位与壮举至今仍然无人能望其项背。

毕竟不是谁都能在此之后连续5年登台春晚。

也不是谁都能担任香港佛教文化产业–佛教音乐委员会委员(佛乐演唱委员组)、佛乐大使。

更不是谁都能在7年没发行新专辑的情况下,能在新专辑《山泉》发布会现场请来韩红、孙楠、齐秦专门录制视频祝贺。

至于为什么7年没能出现,蹉跎了一个歌手最美好的年华呢?

归根究底,还是“情”关难过。

05

2005年,斯琴格日乐在做客杨澜的《天下女人》时。

眼眶通红,强忍着哽咽表示自己2000年到2003年,经历了一段此生不想提及的黑暗。

并自称曾为“那个人”打掉了一个孩子,甚至为此吃安眠药,自杀原因是因为自己在交往初期,并不知道那人已婚,献出初夜,沉入爱河之后才幡然发现,为此遭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。

或许刚开始,斯琴格日乐还保持着清醒,知道臧天朔是已婚的,自己应该离开。

却抵不住臧天朔的疯劲儿。

臧天朔将妻子怀孕的责任全部推到妻子的身上,说自己让她打掉了,她就是不打。

还说自己跟妻子没有爱情,说自己真的爱斯琴格日乐,没有斯琴格日乐,根本活不下去。

不过最打动斯琴格日乐的,应该就是臧天朔的承诺。

他向斯琴格日乐承诺,等孩子长到一岁他就离婚,可以再也不见妻子,还说一生一世不能离开斯琴格日乐。

承诺之后,臧天朔也的确都做到了。

而舍不得离开,舍不得放弃这段禁忌之恋的斯琴格日乐信了,从此落入到无法逃脱的死胡同之中。

一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,你必须接受这个现实,然后又离不开这个人……

他(臧天朔)口口声声说我很重要,但所做的都证明我很不重要。

他很喜欢喝酒,喝完之后脾气非常暴躁,常常半夜三更我都必须跑,不然就挨揍。

蓬头垢面地跑到朋友家,哭到天亮。

我拿创作的小样给他听,可我听到的是:“你这狗屎都不是!”

而且,我发现他不光有那个怀孕的女人,还有各种各样其他的女人……——斯琴格日乐采访截选

后来,斯琴格日乐突然发现,自己也怀孕了。

而那个信誓旦旦说离开自己无法活下去的男人,却面目全非。

蒙族的角度没有打孩子的习惯,那是非常耻辱的一件事,可是臧天朔却持相反的意见。

他强迫斯琴格日乐打掉孩子,而斯琴格日乐选择硬碰硬。

吃了一堆安眠药,被好友送往医院抢救,生死关头走了一造,身边却没有心爱男人的身影。

那些过往的,将她感动得哭的誓言,当时斯琴格日乐只觉得特别想笑,抑制不住地笑。

突然想到他妻子说的一句话:“你不是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,我已经习惯了,我就像他的母亲要关怀他、给予他爱,至于是否忠于我那是他的事。”

扪心自问,斯琴格日乐做不到跟妻子一样的豁达,看着病房天花板,斯琴格日乐想通了,她拨通臧天朔的电话,告诉他:

你陪我把孩子打掉吧,然后咱俩就谁也不认识谁了。

斯琴格日乐原谅了那个成就她,也毁掉她的男人,他们依旧是好朋友,会在饭桌上谈笑风生。

2016年12月19日,臧天朔在网上发布了给斯琴格日乐庆生的照片。

照片里,臧天朔和斯琴格日乐站在最中间,满屏和谐幸福,臧天朔和斯琴格日乐笑得很开心。

“他们又走到一起了?”“旧情复发?”网友纷纷提出质疑。

臧天朔只回复了一个字“前”,这简简单单的样子“前”字,让人琢磨,也让人感慨。

但每次提及悔恨,臧天朔总会叹息。

“这一生中,最对不起的两个女人,就是我的妻子和斯琴格日乐。”

这种遗憾,他没法弥补。

结语

故事的最后,歌手臧天朔于2018年9月28日凌晨去世。

斯琴格日乐没有出席他的葬礼,却写出了比诗歌还美好的原谅。

不管雾气怎样浓重,却依旧锁不住来自梦里的讯息,你还是那个模样。

还好我没有遇见一个弱着的你的样子

愿此刻的你行走云端依旧洒脱,依旧才华横溢依旧怀揣音乐梦,依旧微笑着调侃自己的功过得失爱恨情仇。

依旧歌唱依旧爱着不同的爱,而我会永远记得那个音乐着的你,如来生相遇愿看你健康笑傲的模样。

如今,中国最早的摇滚乐代表,涉黑锒铛入狱的阶下囚,圈内人口里的“大哥”,网友骂作玩弄女性的渣人。

早已成为历史。

我们不是臧天朔,我们没有资格去评价他的功过、对错,这不客观,也无法成为标准。

但作为一个歌手,他是成功的。

哪怕坐牢青岛的复出演出中,臧天朔依旧被主办方安排压轴出场,那个只能容纳2500人的场地,足足挤进去5000人。

据乐队贝斯手刘君利回忆:“演出时都已经很晚了,所有观众都等到了最后。

在台上,“臧爷”没说话,一口气唱了一个多钟头,最后深深鞠了一躬。

而那个满身创伤的小姑娘,早就没有了好胜心。

泯然于众人。

55岁的斯琴格日乐住在北京,生机勃勃的皇城,被太多的历史层层包围,她同时是现在的和过去的。

这使得她的冬天也繁花似锦的像夏天。

不管什么时候,都是标准的文艺女青年做派。

喜欢化淡妆,身形保持得极好,为了保持身材热爱健身。

还经常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健身日记,看起来健身和音乐一样对她意义重大。

享受独自一人放松的状态,还坚持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写的小作文,每天都会留出一小段时间来记录身边的点滴,感受生活的美好。

谦和、腼腆,不动声色。

当她看着你时,你能感受到她目光里的从容。

经历过感情的波折、事业的奔波,但她现在已经放下了,不再被琐事困扰。

不过遗憾的事,今年55岁的斯琴格日乐依旧孤身一人,无夫无子,形单影只。

她的选择,让多少人泪目。

但换个角度来想,可能对斯琴格日乐来说,单身生活充足而美好。

大家觉得呢?

TAG:句号,夏天,舞蹈,歌手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