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大志2》《唐诡西行》领衔,12部新剧掀起古装探案小高潮

古装悬疑探案剧,终于支棱起来了。去年9月,《唐朝诡事录》刚刚开播的时候,行业说的是“古装悬疑探案剧,久违了”。没成想,仅

古装悬疑探案剧,终于支棱起来了。

去年9月,《唐朝诡事录》刚刚开播的时候,行业说的是“古装悬疑探案剧,久违了”。没成想,仅隔了短短十个月,十余部古装悬疑探案剧列阵就绪。

华语剧历史上,古装悬疑探案剧有着相当耀眼的成绩。从上世纪90年代的《包青天》系列,到千禧年的港剧《洗冤录》系列,再到《少年包青天》《神探狄仁杰》《大宋提刑官》,这一类型可以说蹚出了一条不输历史正剧的坦途。

可惜的是,近年来古装悬疑探案剧始终不温不火。《大宋少年志》《侠探简不知》等剧的出现,让这一题材重回行业前沿。《唐朝诡事录》的成绩和热度,则让人看到了古装悬疑探案剧厚积薄发的一面。

于是乎,大家都来了。

目前,古装悬疑探案剧呈现出四个子类型:志怪、爱情、女性向和少年家国。这些子类型中,喜剧元素又是必不可少的存在。

为什么古装悬疑探案剧要和其他元素深度绑定?因为传统的推理探案模式已经走入了“死胡同”。观众想要的越来越多。就像《大唐西域记》中唐僧取经的故事,还以西行途中的奇闻为主;到了宋元时期的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,已然神魔妖怪齐聚了。

这也契合了平台时兴的“类型+”趋势。在垂类、分众越发明显的当下,多一个元素,就可能多拉来一群观众。影视行业永远不嫌“爆款”多。我们统计了12部待播古装悬疑剧,它们在未来几年内的表现,或许会影响整个类型的命运。

传统探案新变种:走着和待着

以《神探狄仁杰》等剧为代表的传统古装探案剧,与西方的公路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。

最大的区别在于,前者是到某个地方解决某些事,后者是去某个地方的路上顺便解决些事。目前,古装悬疑探案剧,也在逐渐向公路电影偏移。

这类作品最典型的代表,即《唐朝诡事录之西行》。从名字也能看出来,这部剧的故事发生在西行的路上。前作《唐朝诡事录》是东谪,从长安出发,到南州、宁湖再到洛阳。这一次往西走,西出长安三千里便是河西走廊。

《唐朝诡事录之西行》同样由编剧魏风华执笔。主人公依旧是前作的卢凌风(杨旭文 饰)和苏无名(杨志刚 饰),前路险巇(xī),无畏启程。概念海报中,黄沙漫卷、人马奔驰。

《唐朝诡事录》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古装探案剧。编剧魏风华曾告诉影视独舌,最初的剧本甚至都没有探案元素。它原本要被改编为四部网络电影,主打志怪风格。但志怪之说本就与悬疑、探案天然契合,融合起来事半功倍。

前作初定九个案件,剧本成稿后郭靖宇和魏风华商量拿掉了“用力不对”的《地狱变》。如果不出意外,这个单元将成为《唐朝诡事录之西行》的开篇。

《唐朝诡事录之西行》主角苏无名是狄仁杰的徒弟,《大唐狄公案》的主角则是狄仁杰。该剧改编自荷兰作家高罗佩的同名小说,全书共24个故事,讲述狄仁杰在州、县及京都断案的故事,如此繁多肯定不能一次展示。过去以狄仁杰为主角的影视作品不在少数。能不能推陈出新,是破题的关键所在。

《大唐狄公案》的制片人武刚在接受采访时曾介绍,这部剧共有15个案件,每一个案件的主要人物都会由知名演员出演,整部戏的阵容非常强大。希望在故事节奏、影像质感上能够缔造出“中国版福尔摩斯”的效果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这也是一部以版权剧杀青的头部项目。

除了“青天下基层”式探案,定点办公也成了古装悬疑探案剧的新特征。这在某种程度上,很像马伯庸式悬疑剧。《风起洛阳》《风起陇西》以及上半年播的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,都是“驻扎”式办案。个中典型就是《繁城之下》。

《繁城之下》讲的是明朝万历三十七年江南蠹(dù)县县城的一桩凶杀案。它的主角是一个万历年间江南小县城的捕快曲三更(白宇帆 饰),为了查到二十年前那桩悬案的真相,他决定劈开风雨。这部剧走的仍然是小人物硬撼大体系的路数,侦破凶杀案是一条主线任务,尔后引出三教九流各色人物。

《大理寺少卿游》则“驻扎”在洛阳。这部剧改编自高分国漫《大理寺少卿》,原主角是猫。剧集讲述了受女皇赏识的白猫李饼被封为大理寺少卿,大理寺众人在李饼的带领下,拨开神都层层迷雾,在相互扶持中坚守内心正义的故事。

不过,从放出的剧照和预告来看,真猫应该变成展昭那种“御猫”了。杀青特辑中,导演王威说,这部剧想讲的是一群小男孩怎样去战胜邪恶的故事。

同样走少年成长路线的,还有《大宋少年志2》,编剧仍然是王倦。这部剧的故事书接上回,主角还是秘阁第七斋的六位少年。只不过,这一次办公的地点从昔日的秘阁(校园剧),变成了更艰苦、更残酷的敌国(谍战剧)。

泛探案:奇幻爱情并举

12部古装悬疑探案剧中,“怪力乱神”者众多。《虎鹤妖师录》属于看名字就清楚的那种,它让人想起香港的“龙虎武师”,只是比起武师,妖师真的能抓鬼降妖。藏得比较深的,则是《无忧渡》。这部剧同样将镜头对准了捉妖师。

《虎鹤妖师录》改编自国漫《虎X鹤妖师录》,展现了一群少年为了梦想、爱和责任,对抗企图毁灭人间的妖怪军团,不惜自我牺牲的动人故事。

巧了,又是少年成长。

这倒不是说《大宋少年志》破圈之后跟风者众,而是以少男少女为主要受众群体的国漫,主要视角本就是少年成长。由此改编而成的影视作品,自然不会轻易改弦更张。今年讲述少年成长的武侠剧《少年歌行》,在优酷播得也很火。

《无忧渡》根据半明半寐的小说《半夏》改编,讲述了捉妖师宣夜(任嘉伦饰)与少女半夏(宋祖儿 饰)于人妖共存的世界共历奇情悬案的故事。从介绍就知道,这是一部以爱情为主线的剧,悬疑探案只是其中的一个元素。

同样以爱情为基底的“+悬疑”剧,还有《莲花楼》《颜心记》。前者改编自藤萍小说《吉祥纹莲花楼》,讲述了四顾门门主李相夷(成毅 饰)重伤后归隐,成为淡泊名利的郎中李莲花,在遇到新交与旧敌之后,重新卷入江湖的故事。

三人小队嬉笑怒骂携手破案,是近几年兴起的一种“旧瓶装新酒”的玩法。以前,古龙也写过这类作品,最具代表性的即是《陆小凤传奇》系列。武林高手隐姓埋名归隐江湖再度出山的设定,也有点《琅琊榜》《陈情令》的味道。

《颜心记》讲述了朝廷郡王兼总捕头江心白(罗云熙 饰)查案时意外结识江湖游医颜南星(宋轶 饰),二人一起经历了“三结三离”的奇妙姻缘。

《天启异闻录》里没有鬼也没有妖,却有比之更吓人的瘟疫。故事围绕明末天启年间的辽东怪病展开。锦衣卫褚思镜(黄轩 饰)孤身北上,勘察真相。从预告片来看,颇有“丧尸围城”的味道。怪不得有人将之称为国产版《王国》。

这部剧改编自马伯庸的同名小说,由《刺杀小说家》《风起陇西》导演路阳执导。马伯庸式古装悬疑剧的优点是高密度的细节和强烈的画面感,路阳的风格兼具强烈的暗黑韵味与反乌托邦指涉。二者一结合,还是挺让人期待的。

在待播的古装悬疑探案剧中,女性成长题材值得一说。虽然女性视角早成了都市、古装剧中的主视角,但将之放到探案领域中,还是比较新鲜的。2021年播出的古装探案剧《御赐小仵作》,主角楚楚(苏晓桐 饰)就是个女仵作。

《风月锦囊》讲述了命运坎坷的女捕快罗疏(胡冰卿 饰),与想游历江湖的纨绔少年齐梦麟(翟子路 饰)联手屡破奇案,相知相爱共同成长的故事。

有趣之处是,两人参与的案件多涉及女性,每每看到遭难的可怜女子,罗疏都竭尽所能为她们讨回公道。这是一种契合当代审美的现代价值观投射。

《九义人》根据豆瓣阅读作者李薄茧同名小说改编。这是一个古代绣楼版“沉默的真相”式故事:绣女蔺如兰状告绣楼主人无果,不得已自尽以证清白,挚友卧薪尝胆七年,攒聚“九义人”集结复仇战队,发誓要还闺蜜一个清白。

类型的繁荣并不一定能带来成功,但数量是催生质量的关键。我们期待古装探案剧这个昔日“顶流”,能有再回胜景的一天。

【文/马二】

TAG:唐朝,马伯庸,古装,宋祖儿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