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低迷开局到剑指24亿,《封神》票房如何起死回生?

票房预测从12+亿上扬至24亿+,口碑从映前铺天盖地的不看好到上映后路人缘一片大好,《封神第一部》(以下简称《封神》)到

票房预测从12+亿上扬至24亿+,口碑从映前铺天盖地的不看好到上映后路人缘一片大好,《封神第一部》(以下简称《封神》)到今天,已经成功从ICU病房走出转危为安,让这部电影的精神股东们暂时松了一口气。

《封神》能够实现这一奇迹转折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电影自来水的神秘力量。这种力量,曾托举过多部集合了燃与情怀于一身的国漫电影。如今,它选中了《封神》这部神话史诗片。

今天我们就来复盘一下:《封神》如何击中了自来水们,自来水们又是如何抢救《封神》宣发的?

阴影开局

《封神》自官宣定档开始,就引来了诸多负面质疑与争议。

第一种声音来自对题材与类型的质疑。

在《封神》上映之前,封神相关题材的影视作品数不胜数,但低分泛滥;观众在过去几年里,一再上当受骗于“奇幻+神话史诗+群星汇聚大成本”电影,心理阴影未除,该类题材和类型的电影信誉值已被透支,而《封神》又是一部推迟上映的电影,对观众而言,“太多雷点”。

第二种声音是妲己引发的争议。

妲己的演员人选、银幕形象,作为电影宣发的神秘“重磅炸弹”在最后时刻才被释放,但映前的负面舆情几乎是铺天盖地式的,关于“妲己美不美”这种不涉及任何立场的讨论,在爱国与女性这两类更激烈的话题面前,已经无足轻重。

网友们围绕着演员娜然的国籍、妲己造型是否日式、狐狸概念图是否涉及物化女性等一顿“审判”,讨论一度上升到《封神》是西式神话or中式神话、是否是男凝/父权电影这种“致命”问题。

以上,决定了电影《封神》宣发开局失利。

上映当天电影并没有充分调动起观众的观影热情,尽管有费翔“初代顶流”“不老男神”的召唤,但许多观众对这部看似神秘端正传统的国民神话史诗大片,仍然处于观望态度。

“《封神》并不完美,但它值得一张IMAX,想马上看到第二部”,这是来自第一波自来水观众的反馈,虽有安利之意,但缺乏抓手。

对第二部电影何时上映的追问,乌尔善的回应是:只有第一部票房回本才能有第二、三部。自来水担心看不到第二部,由此生发了《封神》出圈的第一个热搜爆点。

随后乌尔善在网友建议下将微博简介改成了U23,主演陈牧驰在微博转发闻太师梗图,呼吁网友为太师回朝砍一刀凑路费,引得着急上火自来水纷纷用电影里的搞笑台词互动:“请宣发立即传位于陈牧驰”。

《封神》由此开始摸到年轻观众的自发传播嗨点,“推广封神,人人有责”“殷商勇士、踏平影院”成为宣发口号。

不过,《封神》U23这个宣发点不能持久使用,尤其是“10年还债”这样字眼,很容易让非自来水观众感到道德绑架,激发对影视圈的逆反心理,即使要情怀杀,也要首先让观众感到快乐而非沉重。

质子团,就是那个集快乐与情怀于一身的宣发点。

妲己失灵,质子有效

乌尔善说,《封神》是拍给年轻人看的。

他对这个故事做了几个重要改编:让姬发取代姜子牙走到故事中心,一开始就作为质子团成员出场,定下少年帝王英雄成长线;脱离神魔大乱斗和明君义讨昏主这种过时叙事,以中式家庭和“父仇者”联盟结构第一部;妲己不再是祸水,殷寿才是万恶之源,她的动物性只不过殷寿的欲望放大器。

其次,台词打磨得充满了戏剧腔调和喜剧感,非常适合传播和玩梗。

如此一来,此前封神故事以妲己为中心的噱头宣发,在这部电影里,顺势转移到了殷寿和少年质子团身上,男凝视角转为女凝视角。

妲己失灵,质子有效。在小红书、微博、抖音上,《封神》简直成了嗑学家与乐子人的暑期大本营,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嗨点。

费翔版殷寿是全片的PUA大师,有种麦克白式的疯魔气质,影迷看得过瘾,纷纷要做“殷寿最勇敢的女儿,让他成为全天下的王”。殷郊IMAX胸肌被网友调侃为“封神绑”,妲己被网友宠物化称为“哈基米”,杨戬和哪吒被划入“昆仑快递员工”。

养成系质子团成员被全员狗化,一脸坏水的崇应彪是乐子人最爱调侃的对象,他的台词已被玩成“现在都听我比伯侯的”,还有了“彪子”的昵称。

至于《封神》里的CP,更是“广阔空间大有作为”,到处都是双箭头,给嗑学家和同人文圈层留下了无穷无尽的想象和创作空间。

如殷寿和妲己这组关系,颇受纯爱党、爱宠人士的喜欢;殷郊和姬发的CP粉叫做“郊通发达”;姬发和伯邑考的兄弟情,纣王、伯邑考和妲己未能展开的三角关系,妲己和姜王后的“同修”百合CP粉均在各大社交平台占有一席之地。

CP之外,姬发、殷郊、杨戬、伯邑考、姜文焕、苏全孝等单人角色,也有了自己的“封神宇宙”。于是,以质子团为核心,《封神》的自来水宣发进入了磕学家和乐子人的第二阶段。

有趣的是,同期电影《芭比》有句出圈台词——“男人和马统治世界”,这本来对《封神》形成了一种解构和对立,但在全网乐子人的语境里,这句话反而促成了《芭比》和《封神》的梦幻联动,外有“芭比海默”,内有“芭比封神”,殷寿、姜子牙和殷郊等角色均P上了粉色的外衣。

不得不说,如今的影视宣发,得嗑学家与乐子人,得天下。

基因觉醒与“耐品”的长尾效应

“看完《封神》,老中人基因觉醒了。”

如果说从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到《长安三万里》,都在致力于通过梦回大唐,激发观众的文化自信和认同感,那么《封神》也做到了,它让观众沉浸式体会了一次浓烈的殷商氛围感与青铜美学,陌生、新鲜而浓烈。

毕竟殷商这段神秘、充满杀戮和疯狂的上古历史,不像中古和近代,被影视反复演绎。

《封神》的上映,正在带动中国观众对殷商文化的历史考据热情和文旅热情,如《翦商》和《殷商六百年》这两本历史学术著作,还有《隐秘的细节》等历史纪录片的讨论热度随着《封神》票房上扬不断走高。关于这段古老王朝的集体记忆,沉睡多年,因《封神》被唤醒。

其次,《封神》的权力关系与家庭叙事,也很合中国观众的口味。

相比直给、人物关系简单的《芭比》,《封神》父子对峙的解读空间更大,让观众更有文化亲近感。“耐品”是《封神》区别于一般“一次性”电影的重要内核,这一内核与质子男团的皮相一起,促成了自来水们二刷、三刷的动力。

甚至有不少人,将乌尔善和郭帆称为“中国奇幻与中国科幻的双子星”,在情怀杀的道路上,以前有中国科幻崛起、国漫崛起,现在到了中国神话崛起。可见随着自来水的宣发力量和电影真诚口碑的积累,《封神》已经接近于“封神”。

【文/飞鱼】

TAG:封神,宇宙,质子,芭比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