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台抠出4000块,义乌老板卖车9万辆

记者丨杨松 鄢子为 编辑丨鄢子为 义乌人朱江明,第一个发了成绩单。 10月16日,其执掌的零跑汽车,

记者丨杨松 鄢子为 编辑丨鄢子为

义乌人朱江明,第一个发了成绩单。

10月16日,其执掌的零跑汽车,率先发布三季报,早于一众新能源车企。

“令人鼓舞。”这位零跑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称,已达成毛利率转正的目标。

三季度,朱江明交付4.4万辆新车,同比增长24.5%。

1-9月,零跑汽车共交付近9万辆车。

单论销量,他成为新势力里的第四名,排在理想李想、蔚来李斌、哪吒张勇之后,但是,进度依然落后于预期。

如法炮制

广州花城汇广场,零跑专卖店里,摆着两辆增程式电动汽车。

一款是天蓝色的C01,车牌上写着大大的“增程”二字,9月20日,这款车型刚发布,售价14.58万元起。

《21CBR》记者前往试驾,车内空间宽敞,前排部分有三块大屏幕,包含调节座椅、导航、休闲娱乐等功能。

“你好,小零,打开音乐。”记者一坐下,销售就唤醒智能小助手,展示卖点。

店里的另一款C11增程车型,于3月发布。销售卖力介绍,“这是明星产品。”

三季度,包含增程式在内,C11交付2.7万辆,C01卖出8300多辆。

“首次购车的用户,倾向于选择增程式车型,偶尔要跑长途,消除里程焦虑。”销售人员称,这类车辆搭载发动机和电池,当电池耗尽时可以用发动机烧油发电。

今年,零跑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朱江明启动“纯电+增程”双动力战略,抓住机会。

“C11和C01,我们的销量都是四六开,就是说60%来自纯电,40%是增程。”

朱江明在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里谈道,C11的纯电版本于2021年9月投放市场,两年来已形成一种惯性,销量比增程式略多。

他认为,未来,零跑增程车型的销量将继续增长,逐步接近纯电的销量。

“零跑推出增程产品的背景,是理想汽车已经把增程模式走通了,后续深蓝、问界都推出了相关车型。”

汽车行业分析师郑谊认为,增程是当前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关键增长点。

他评价,朱江明推出增程产品,是顺势而为,用纯电平台做,改动较少,燃油平台只适合做插电混动。

前三季度,朱8.9万辆车的交付量,同比微增1.4%,进度远低于年初的20万年销售目标。零跑亦未盈利,净亏损9.86亿元。

据天眼查,截至6月底,朱江明夫妇和傅利泉夫妇,组成一致行动人,共同拥有27.46%股权,为零跑最大股东。

降本提效

这家市中心的店铺,没有展示零跑的低端产品T03。店家只在后门处摆了一个小架子,列出T03的价格。

“T03,最低5万块就能拿下。你跑滴滴,可以考虑,自家用,还是建议选择其它两款。”销售表示。

这款经销商避免谈及的产品,三季度销量遭遇滑铁卢,仅交付8622辆,同比減少51.5%。

与此同时,其主推的中高端C系列车型,销量为3.6万辆,较去年同期增长一倍,带动毛利率转正,为1.2%。

据《21CBR》记者粗略计算,6-9月,零跑单车平均收入为12.8万元,高于去年同期的12万元。

朱江明多次推出“让利”举措,提振C系列的销量。

比如C11刚推出时,就较2022年款最高降价6万元。8月,C11和C01车型再次调价,最高降幅达2万元。

送赠品,也是一种辅助策略。上述店员表示,C系列车型的充电枪,是免费赠送的,活动10月底截止。

成本降低,给了朱江明调价的底气。

其透露,公司去年启动全员降本工作,重新设计C11、C01零部件,并跟供应商谈判,加之电池价格下降,“材料端,每辆车成本下降3000多元”。

“制造端,我们优化工艺,提升效率,一台车的成本下降1000多元。”朱表示。

一辆车的成本少4000块,这是其售价降低的同时,毛利率还能转正的重要原因。

“销量增长以后,制造成本还有下降空间。”朱江明指出,四季度的情况会更好。

对于明年的毛利率目标,其设定为5%-10%。

“新能源汽车市场在高速成长过程当中,我们觉得,销量还是最重要的。”朱江明认为,要根据2024年的竞争态势,留一些“让利”空间。

“只要销量能上去,现金流就会持续增长。”他算了一笔账,销量每增加1万辆,对应5个月供应商账期,就有数亿正现金流入。

截至三季度末,零跑现金储备为116亿元。他定下目标,到明年,每月销量要达到3万台。

技术输出

朱江明坦承,零跑的主要营收来自汽车销售,其他配件等收入“可以忽略”。

在他的规划里,未来的第二增长曲线,为出售技术方案。

和其它车企不一样,零跑的电池、电驱、电控、座舱、车灯等核心系统和电子部件,均为自研自造,占整车成本的70%。

7月底,朱江明提到,零跑通过8年全域自研已具备单个核心零部件能力,也具有打造从电子电气架构到整车架构的能力。

“我们很乐意把这些能力对外输出,这会成为未来零跑新的一种业务模式。”

他举个了例子,若某个国家的首富也想造新能源汽车,苦于没有技术,可以采用这种ODM的合作模式。

9月,他出席慕尼黑车展,发布LEAP3.0架构,以及基于该架构的首款全球化产品C10。

他提出,零跑的全球化战略,除出口汽车外,还有技术全球化。

“技术输出是自主品牌出海的方式之一,这是一种‘反向输出’,肯定会成为新增长点。”郑谊评价。

“技术合作的毛利,是远远高于汽车销售的。”零跑汽车联席总裁武强曾表示。

朱江明透露,零跑在和两家公司商谈技术合作,一家是整车技术的授权,一家是整个下车体技术架构的授权。

零跑的技术购买方尚未公布,合作方式及金额也没披露。短期内,这一新模式很难成为收入主力。

名次要想往前一步,进入前三,且实现盈利,朱江明还得努力,找到毛利和销量之间的平衡点。

TAG:销量,李想,武强,张勇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